宝创生物 I “老兵传奇”-肾脏健康的前哨

来源:宝创日期:2023-07-06(173)

640 (81).png
“三个老兵”-灵敏特异的肾功能标记物
CYS-C
β2-MG
MAU




肾脏疾病分为慢性和急性,均可损伤肾脏,损伤后,无法发挥正常的新陈代谢功能,随着肾病的进展,对人体产生的危害是越来越大的[1],因此早期发现肾脏疾病,及早、有效的治疗对患者的病情恢复是非常有利的。


640 (82).png



01 当下肾脏病形势 不容乐观



WHO 2020年的《2019年全球卫生估计报告》显示肾脏病已上升为全球十大死因之一[2]。在2017年全球慢性肾脏病(CKD)患病人数约6.975亿例,其发病率约为9.1%,中国CKD患者高达1.323亿例,约占全球CKD患病数的五分之一[2]急性肾损伤(AKI)每年新发病例约1330万,近170万人因AKI及其并发症死亡[3]


640 (83).png




2 提示肾病健康的灵敏“指标”(CYS-C、β2-MG、MAU)



640 (84).png


01

反映GFR最佳的内源性标志物-胱抑素C(CYS-C)



CYS-C是一种低分子量、碱性非糖化蛋白质。肾脏作为清除循环中CYS-C唯一的脏器,其浓度主要由肾小球滤过率(GFR)决定。研究发现在同一疾病状态下,血清CYS-C检出异常率显著高于血肌酐(Scr)和尿素氮,证实了CYS-C诊断肾脏疾病更具敏感性[4](表1)。


表1:不同组别肾功能指标异常检出率对比[例(%)]

640 (85).png


通过比较得出,CYS-C是比Scr更敏感的反映GFR变化的最佳内源性标志物[5-6]



640 (86).png

图1  CYS-C与Scr的影响因素比较


CYS-C主要临床应用价值

640 (87).png

图2  CYS-C主要临床应用价值


02

肾小管重吸收功能的判断标准-β2-微球蛋白(β2-MG)








β2-MG是一种小分子球蛋白,是组织抗原(HLA)的轻链部分。β2-MG在经肾小球滤过之后,于近端肾小管完全被吸收降解,因此也是肾小管重吸收功能的判断标准[5]

在近期回顾性横断面研究[7]中发现老年糖尿病患者β2-MG水平是认知功能障碍的独立危险因素(表2),但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证实这一观点;另有研究发现系统性红斑狼疮β2-MG水平较高,经过治疗后显著下降;在干燥综合征活动期时尿β2-MG显著升高,因此认为β2-MG可用于评估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活动度等[8]


表2 老年糖尿病患者发生认知功能障碍的单因素及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640 (88).png


β2-MG 临床应用[8]



640 (90).png

图3 β2-MG 临床应用



03

早期轻微肾损伤的“预警信号”-尿微量白蛋白(MAU)








MAU是指尿中出现微量白蛋白,尿中白蛋白分泌率在20-200mg/L的范围内,即已超出正常范围,但尚未达到临床蛋白尿水平的中间阶段[9],患者MAU>20mg/L时,表明肾功能已经出现轻微损伤,是肾脏早期损害的敏感指标。


在一篇Meta分析中,对纳入研究的4578例2型糖尿病病人研究发现,MAU与2型糖尿病病人视网膜病(DR)病变相关,是2型糖尿病病人DR的危险因素(图4),提示对2型糖尿病患者检测MAU对预防和控制DR有重要意义[13]


640 (91).png

图4 DR组与NDR组尿微量白蛋白阳性率比较的Meta分析[13]


MAU的主要临床应用价值 [10-11]


640 (92).png



三项联合应用价值更高!!!

单一指标对疾病的诊断难免会有不足之处,联合诊断能够使各指标之间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近年来研究证明指标联合诊断在对糖尿病肾病(表3)妊娠高血压综合征患者早期肾损害(表4)等不同类型的肾脏疾病的诊断上临床价值更高,能有效的提高对患者早期肾损伤的诊断效能,降低患者的漏诊误诊风险[9、12]

表3 早期DN和单纯DM组患者三个指标阳性检出率比较[n(%)]

640 (93).png

注:DN为糖尿病肾病、 DM为糖尿病;CysC为胱抑素C、尿mAlb(也称MAU)为尿微量白蛋白、β2-MG为β2-微球蛋白

表4 CysC、尿mAIb、β2-MG诊断结果与病理结果比较

640 (89).png



3 宝创相关产品介绍




宝创生物-胱抑素C(CYS-C)检测试剂盒、β2-微球蛋白(β2-MG)检测试剂盒、尿微量白蛋白(MAU)检测试剂盒能够在短时间报告结果,助力临床医生做判断,更快速的了解患者病情,开展早期预防和治疗。


640 (95).png



  参考文献

[1] 张金蓉,杨捷,李晓霞,等.血清胱抑素C和尿微量白蛋白联合检测在肾脏疾病中的临床价值分析[J].当代医学,2021,27(30):116-117.

[2] Bikbov B, Purcell C A, Levey A S, etal.Global,regional,and national burden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5):709-733.

[3] Mehta RL, Cerdá J, Burdmann EA, et al.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ephrology's 0by25 initiative for acute kidney injury (zero preventable deaths by 2025): a human rights case for nephrology.

[4]黄晶,高海元.血清胱抑素C检验在肾脏疾病中的临床价值[J].中国卫生标准管理,2022,13(17):124-128.

[5]敖强国.肾脏损伤内源性生物学标志物研究进展[J].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20,23(01):36-42.

[6] 尚朋.胱抑素C和血肌酐检测在慢性肾脏病诊断和肾功能损伤程度评估中的临床价值[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20(12):175-176.

[7]赵欢等. 老年糖尿病患者β2微球蛋白的影响因素及其与认知功能的相关性[J]. 中华老年多器官疾病杂志, 2022(008):021.

[8] 栗丽, 杨毅. β2微球蛋白在肾脏疾病的临床意义及应用前景[J]. 医学食疗与健康, 2020, 18(6):2.

[9] 周梅.血清胱抑素C、β_2微球蛋白及尿微量白蛋白检测在糖尿病肾病早期诊断中的应用探讨[J].糖尿病新世界,2021,24(07):25-28.

[10] 曲茹,刘媛媛,周婷.尿微量白蛋白检测在肾脏疾病早期诊断中的价值[J].中国医药指南,2020,18(08):139-140.

[11]陈文青,叶峰山,宋育明.尿微量白蛋白联合β2微球蛋白在诊断糖尿病肾病中的价值[J].糖尿病新世界,2022,25(13):32-35+39.

[12]贾晓卉,王珍,黄捷.血清胱抑素C、尿微量白蛋白和β_2-微球蛋白联合检测诊断妊娠高血压综合征患者早期肾损害的价值[J].国际移植与血液净化杂志,2021,19(02):29-31,34+29-31,34.

[13]黄淑芳等. 尿微量白蛋白与2型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发生风险的Meta分析[J]. 循证护理 2021年7卷5期, 578-58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