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肺炎日 | 及早筛查让儿童健康“杀手”-全“菌”覆没

来源:宝创日期:2023-07-14(104)


640 (28).png

2022年11月12日是第14届世界肺炎日,肺炎日的成立旨在向全世界发出防治肺炎重要性的健康倡议并引起人们对肺炎的关注。


640 (29).png

肺炎的分类可按解剖、病因或患病环境等因素,通常按照病因可分为:细菌性肺炎、病毒性肺炎、非典型病原体所致肺炎等。




01 细菌性肺炎



常见的致病病原菌

细菌性肺炎是因细菌感染肺部引起的炎症反应,因细菌种类和炎症反应程度不同,临床表现和治疗均有差异。

常见病原菌有肺炎链球菌(SP)、金黄色葡萄球菌(SA)、A群链球菌(GAS)、流感嗜血杆菌(Hi)、卡他莫拉菌(MC)、大肠埃希菌(E.coli)、肺炎克雷伯菌(KP)、铜绿假单胞菌(PA)等[2]

感染情况

细菌性肺炎好发于冬春季,且多见于儿童和老年人。2013年一项国内研究结果显示,16585例住院的社区获得性肺炎(CAP)患者中≤5岁(37.3%)及>65岁(28.7%)人群的构成比远高于26-45岁青壮年(9.2%)[3]

1.肺炎链球菌(SP):是我国出生29d及以上各年龄段CAP患者的重要致病原;

2.金黄色葡萄球菌(SA)、卡他莫拉菌(MC)、A群链球菌(GAS)及流感嗜血杆菌(Hi):均为婴幼儿肺炎常见病原体;

3.流感嗜血杆菌(Hi)、肺炎克雷伯菌(KP)及金黄色葡萄球菌(SA):18岁以上CAP患者感染的常见病原体。



02 病毒性肺炎


常见的致病病毒

病毒性肺炎是指由病毒感染所致的肺实质和(或)肺间质部位的急性炎症[4]

伴随近年来疫苗和抗菌药物的使用,细菌性肺炎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和控制,而病毒性肺炎的检出率已逐渐超过细菌性肺炎。在2020年《柳叶刀》发布的一篇述评[5]:基于CAP-China协作网的多中心注册登记研究和国内的一项队列研究数据显示,病毒性肺炎在中国社区获得性肺炎(CAP)中占比高,占27.5%-39.2%

常见病原菌有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流感病毒(FIu)、副流感病毒(HPIV)和鼻病毒(HRV)、冠状病毒(HCoV)、腺病毒(HAdV)和博卡病毒(HBoV)。

感染情况

呼吸道病毒是婴幼儿乃至学龄前期 CAP 的常见病原。2019年《柳叶刀》发表的一项对患有严重肺炎而住院的5岁以下儿童的病原体检测发现[6],5岁以下非HIV感染的儿童重症肺炎病原体中(图1),病毒占61.4%,细菌占27.3%,其中RSV的感染占比最大(31.1%),以RSV为主的病毒已经成为中低收入国家重症儿童肺炎的主要病因。

640 (30).png

图1 重症儿童肺炎病原体检出情况

在《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管理指南(2013修订)》,将不同年龄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的病原情况进行了划分(表1),除RSV外,HPIV、HAdV和FIu均是儿童常见感染病原体

640 (37).png

表1 不同年龄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的病原情况

03 非典型肺炎



常见的致病病原

非典型肺炎的病原体主要包括肺炎支原体、肺炎衣原体。

感染情况

我国仅有的2项全国性成人CAP调查中支原体肺炎的比例分别为20.7%和38.9%[7],而且肺炎支原体的感染率已经超过了肺炎链球菌成为CAP最常见的致病原。在儿童CAP中可占10-30%,在肺炎支原体流行时期,其占比还可增加3-5倍。


04 早期筛查可指导高效治疗



儿童肺炎中病毒的感染占比较大,而抗生素治疗只能用于细菌感染,对病毒引起的肺炎无效,而且还会使患儿面临感染抗生素耐药菌的风险。

一项对因流感而导致肺炎的患者进行给予奥司他韦治疗的研究发现[8],没有抗病毒治疗的生存概率相比于在48小时内、2-5天、发病5天后开始抗病毒治疗的生存概率要低很多;在发病后越短时间内接受治疗,患者的生存率就更高(图2),及时明确病因能有效降低肺炎而导致的死亡率。


640 (31).png

图2 接受奥司他韦的肺炎患者生存概率的Cox回归分析

因此,早期识别感染病原才能尽早干预精准诊疗,避免抗生素的滥用,降低病毒性肺炎对儿童的危害,进一步为流行病学检测和疫情防控提供全面可靠的数据。

01
早期全面诊断

发病早期广谱检测,实现早确诊、早治疗

02
避免过度医疗

帮助医生合理、精准地使用药物,减少或避免抗生素滥用

03
节省医疗资源

一次检测获得多重病原体结果,缩短报告和治疗时间,降低医疗费用

04
流行病学监测

为流行病学监测和疫情防控提供全面可靠数据


儿童肺炎的常见病原体种类繁多,国内多指南和共识均推荐应用多重PCR 法进行检测,可提高诊断效率,快速检测多种病原体。


640 (32).png


640 (38).png

640 (33).png

640 (34).png


640 (35).png


参考文献

[1]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Pneumonia[EB/OL].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331/en/[2021-11-11].

[2]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健康委员会, 国家中医药局. 儿童社区获得性肺炎诊疗规范(2019年版) [J] . 中华临床感染病杂志,2019,12 (1): 6-13. DOI: 10.3760/cma.j.issn. 1674-2397.2019.01.002

[3] 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 中国成人社区获得性肺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6年版) [J] .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6,39 (4): 253-279. DOI: 10.3760/cma. j.issn. 1001-0939.2016.04.005

[4] 陆权,王雪峰,钱渊,李新民,张海邻,王力宁,陈志敏.儿童病毒性肺炎中西医结合诊治专家共识(2019年制定)[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9,34(10):801-807.DOI:10.19538/j.ek2019100601.

[5] Shang L, et al. Viral pneumonia in China: from surveillance to response. Lancet Public Health. 2020 Dec;5(12):e633-e634. doi: 10.1016/S2468-2667(20)30264-4. PMID: 33271074; PMCID: PMC7834624.

[6] Pneumonia Etiology Research for Child Health (PERCH) Study Group. Causes of severe pneumonia requiring hospital admission in children without HIV infection from Africa and Asia: the PERCH multi-country case-control study. Lancet. 2019 Aug 31;394(10200):757-779. doi: 10.1016/S0140-6736(19)30721-4.

[7] 重视支原体肺炎诊治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21年44卷1期, 8-10页,

[8] YangS-g,et al.(2012)Antiviral The rapyand Outcomes of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Caused by InfluenzaA Pandemic (H1N1)Virus.PLoSONE7(1):e29652.doi:10.1371/journal.pone.0029652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