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创讲堂之呼吸道病原体系列--博卡病毒

来源:宝创日期:2023-07-10(95)

640 (11).png


640 (12).png




近日有报道称,浙大儿院PICU、内镜中心、耳鼻咽喉科团队碰到了一个发烧仅一天就病危的一岁宝宝,找到感染源后发现这个孩子就是博卡病毒感染引起了塑型性痰栓,进而堵塞气道。

640 (14).png

(注:资料来源于浙大儿院公众号)

如有不当,请联系删除。

那么,博卡病毒究竟是何方神圣,致病竟如此凶险?


博卡病毒的发现

-Discvery of the bocavirus-


640 (15).png

 2005年,瑞典的Allander等人采用宿主DNA消除、随机PCR扩增、高通量测序和生物信息学知识相结合的方法,在呼吸道感染患儿的鼻咽抽吸物中发现了一种新的细小病毒,依据这一病毒与牛细小病毒(bovineparvovirus)和犬类微小病毒(caninemi—nutevirus)在基因组结构和核酸序列的同源性,将其命名为博卡病毒(bocavirus)[1]

博卡病毒的"X档案“

-The "X file" of bocavirus-

博卡病毒(HBoV)属于细小病毒科、细小病毒亚科、博卡病毒属,是一种无包膜的单股线性DNA病毒。是继细小病毒 B19 后已知的第 2 种感染人类的细小病毒[1]

目前已发现 4 种 HBoV 亚型:HBoV1-4,HBoV-1 和 HBoV-2 在呼吸道及肠道样本中检出最为常见,其中 HBoV-1 是引起人呼吸道感染(尤其是幼儿)的主要型别,而胃肠道以 HBoV-2 感染居多[2],但是近年来,以 HBoV-1 为主的胃肠道感染也逐年增多,且 HBoV1-4 均有检出, HBoV-3 和 HBoV-4 是新近才发现的博卡亚型[3-5],HBoV-4 目前仅在肠道中检出[6]

640 (16).png



最爱"欺负”6个月-2岁婴幼儿

-Predisposing infants to infection-




HBoV 通过空气传播,通常感染肠道和呼吸道, 儿童较易受感染,感染后会导致肺炎、支气管炎和腹泻等疾病,目前研究认为 HBoV 是诱发儿童急性呼吸道感染尤其是急性下呼吸道感染的常见病原体之一,仅次于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而居3位。急性呼吸道感染患者呼吸道标本中主要检出的基因型为HBoV1,HBoV1感染人群以5岁以下儿童感染率较高,集中在6个月-2岁,>3岁患儿免疫系统逐步趋于完善,因而 HBoV 的感染率逐渐降低[7]




“爱凑热闹”“爱扎堆”易混合感染

-Predisposition to coinfection-

HBoV的感染呈全球分布,流行病学报道的 HBoV 的阳性检出率为3.2%-83%,相差很大,这可能与患者年龄、性别、病情、样本类型、采样时间、采样方法等有关。

HBoV-1感染全年存在,流行季节随地区不同而变化,各个地区研究数据不尽相同[2、8-11]

北京全年散发,以6-8月检出率较高;

兰州以4、12月份检出率高无明显季节性; 

武汉HBoV-1感染流行于夏秋季; 

广州HBoV-1感染各季节检出率相近,无明显季节倾向; 

重庆冬季似为HBoV-1感染的流行高峰,但夏季的检出率也较高; 

博卡病毒与其他呼吸道病毒有较高的混合感染

混合感染率最高的报道见于泰国 (达90%)

国内报道[12-16]香港地区为19%,西安 53.3%,兰州57.1%,重庆14.3%,成都58. 73%,遵义62.2%,苏州38.9%,长沙83.7%,中位混合感染率为42.5%。

常见的混合感染病原有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流感病毒(IF)、偏肺病毒(hMPV)、鼻病毒(RV)。另外引起婴幼儿腹泻的常见病原体(轮状病毒、星状病毒、沙门菌等)也常在肠道标本中共同检出。

临床症状

-Clinicial signs-

01 呼吸道症状

HBoV所致临床表现与呼吸道其他病毒相比无特异性,轻者可无症状,最常见的临床表现为咳嗽、发热、流涕、腹泻和呕吐等,重者可致喘息、下呼吸道感染、呼吸困难等。

在下呼吸道感染的患儿中排列前三位的病症分别是: 支气管肺炎、新生儿肺炎和支气管炎;此外也可引起病毒血症、重症感染,出现气胸、纵隔气肿、皮下气肿和急性呼吸衰竭,甚至危及生命。

640 (17).png

02消化道症状

主要临床症状是恶心、呕吐、肠炎、腹泻等急性胃肠病的典型症状,部分患儿伴有急性呼吸道疾病的症状。Meta荟萃分析显示[17],HBoV感染与急性胃肠炎发病存在相关关系,其中HBoV-1和 HBoV-2感染是急性胃肠炎发生的危险因素。研究还发现[18],呼吸道HBoV检测阳性的患儿,伴有腹泻症状的占16%。据报道,健康儿童的粪便中也有检测到HBoV DNA标本,所以关于HBoV与肠道疾病的致病机制还并不算太过明确,还需要继续深入研究[19]

03其他

HBoV还可能促进哮喘急性发作、肺纤维化,甚至HBoV 能在结肠癌、肺癌、扁桃体癌中检测到,提示 HBoV 可能作为辅助因子影响肿瘤的发展[20]

宝创生物呼吸道病原体多重PCR核酸检测方案


640 (18).png

640 (20).png640 (21).png

参考文献

[1]Corrections: Cloning of a Human Parvovirus by Molecular Screening of Respiratory Tract Samples[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2005,102(43).

[2]王娟丽,熊诗思,梁敏,等.武汉地区重症急性呼吸道感染 住院患儿人博卡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学研究[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6,26(19):4512-4514.DOI: 10.11816/cn.ni.2016-161025.

[3]何霞,曹开源.人博卡病毒及其在中国的流行现状[J]. 病毒学报, 2013,29(01):56-64. He X, Cao KY. Et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human bocavirus in China [J]. Chinese Journal of virology. 2013; 29(01): 56-64.
[4]陈惠芳, 姚月娴, 郑雪燕, 等.人类博卡病毒感染与急性胃肠炎发 生风险的 Meta 分析[J]. 热带医学杂志,2013,13(11):1392-1396.
[5]Kapoor A,et al. Human bocaciruses are 
highly diverse-dispersed,recombination prone, and prevalent in

enteric infections[J].J Infect Dis.2010, 201(11):1633-1643.
[6] Pham NT,et al. Human bocavirus infection in children with acute gastroenteritis in Japan and Thailand [J]. J 
Med Virol. 2011, 83(02): 286-290.

[7]丁小芳,张兵,钟礼立,等.人博卡病毒载量与儿童急性下呼吸道感染临床特征相关性研究[J].中国当代儿科杂志,2017, 19 ( 3):327-330. DOI:10.7499/i. issn. 1008-8830.2017.03.015.

[8]刘晓红,谢正德,任丽丽,等.儿童急性下呼吸道人博卡病毒感染及临庆特征的比较研究[J].中国病毒病杂志,2017.7(6):425-430.DOI:10.16505/.2095-0136.2017.06.006.

[9]蔡勇,陈德晖,刘文宽,等.广州地区急性呼吸道感染住院 儿童人博卡病毒流行病学分析[J].实用医学杂志,2019.35(7):1159-1161.DOI:10.3969/i.issn.1006-5725.2019.07. 033.

[10]Hao R,et al. Correlation between nucleotide mutation and viral loads of human bocavirus 1 in hospitalized children with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J].J Gen Virol, 2013,94(Pt 5).1079-1085.DOI. 10.1099/vir.0.047472-0.

[11]Zheng LS,et al. Human bocavirus infection in young children with acute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in Lanzhou,China [J]. J Med Virol,2010,82(2):282-288. DOI. 10.1002/imy.21689

[12]王瑢等.2016年武汉地区住院儿童人博卡病毒感染的临床特征及流行病学[J] .中 国 感 染 控 制 杂 志 ,2018,17(1):31-35

[13]郑田利,董泽丰,周玲旭. 成都地区 2009—2013 年儿童人博卡病毒感染分析[J]. 中国公共卫生.2016(32):42-44

[14]欧顺婧,甘正飞,邓国珍等. 969 例呼吸道感染儿童中人博卡病毒的感染情况与 临床特征分析[J]. 分子诊断与治疗杂志,2022,14(06):941—944.

[15] 何 香 萍,王 宇 清,付 艳 萍等. 儿童下呼吸道博卡病毒混合感染的临床分析 [J]. 中 国 儿 童 保 健 杂 志 ,2021.29(03):305-308.

[16] Zhou J,et al. Human bocavirus and human metapneumovirus in hospitalized children with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illness in Changsha,China[J]. Influenza Other Respir Viruses,2018,12:279⁃286.

[17]陈惠芳,姚月娴,郑雪燕,等. 人类博卡病毒感染与急 性胃肠炎发生风险的 Meta 分析[J]. 热带医学杂志,2013,13 ( 11) : 1392.

[18]陈倩,胡正.人博卡病毒的研究进展[J].中国当代儿科杂志,2010,8( 12) : 678.

[19]李建宁,姚青,孙玉宁.博卡病毒属基因组特征与致病的分子机制[J].微生物学报,2013,53(05):421-428.DOI:10.13343/j.cnki.wsxb.2013.05.001.

[20]欧顺婧,甘正飞,邓国珍,等. 969例呼吸道感染儿童中人博卡病毒的感染情况与临床特征分析[J]. 分子诊断与治疗杂志,2022,14(6):941-944,948. DOI:10.3969/j.issn.1674-6929.2022.06.011.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