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肾脏病日 | 肾脏的新一代守护者--“NGAL”

来源:宝创日期:2022-03-23(1399)

640 (10).png

1、肾脏病流行病学

3月10日(每年3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四)是世界肾脏日,今年的肾脏日主题是“人人享有肾脏健康”。

据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底发布的《2019年全球卫生估计报告》显示:肾脏病已上升为全球十大死因之一[1]。慢性肾脏病(CKD)是高发病率的慢性疾病,2017年全球CKD患病人数约6.975亿例,其发病率约为9.1%,平均每十个人就有一个人患CKD。中国是CKD高发病率国家,CKD患者高达1.323亿例,约占全球CKD患病数的五分之一[2]

急性肾损伤(AKI)是CKD的重要驱动因素,全世界AKI每年新发的病例约有1330万,其中85%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并且近170万人因AKI及其并发症死亡(图1)。中国是AKI高发病率的国家之一,我国所在的中亚地区住院发病率高达19.4%。AKI不仅住院负担大,其治疗费用也高,在2013年国际肾脏病学会提出AKI的“0 by 25”计划,号召世界各国高度重视AKI,争取在2025年所有的AKI病例均能得到合理的诊断和治疗[3]

640 (11).png图1:球AKI发病及死亡情

2、NGAL是AKI早期诊断的最佳标志物

AKI是指由多种病因引起的短时间( 几小时到几天) 内肾功能突然下降而出现的临床综合征。AKI除表现为代谢废物蓄积外,还可伴随有水电解质紊乱、远隔器官失功等,可合并多器官功能障碍而危及生命。AKI在不同临床科室均为常见病种,并且致病因素繁多[4]

640 (12).png

图2:AKI发病的常见科室

AKI是一种严重的临床疾病,由于预后差,死亡率居高不下,通过早期的积极治疗往往为可逆性,因此AKI的早期诊断、干预、阻止病情发展以及改善患者预后是非常重要的。研究显示,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NGAL)诊断早期AKI的预测价值要高于胱抑素C(CysC)和血清肌酐(Scr)(图5)。在发生急性肾损伤时,NGAL比传统的肾脏指标(CysC、Scr)出现得更早(2h以内可检测出),并且特异性更高,是急性肾损伤早期诊断标记物[5-6]

640 (13).png

图3:NGAL、CysC、Scr对AKI 早期诊断的比较

什么是NGAL?

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NGAL),属于脂质运载蛋白家族(分子量25 kDa)。在正常情况下,健康人群尿液中只有极低水平的 NGAL 可被检测到。在肾缺血或急性肾毒性损害早期,肾小管升支粗段大量分泌 NGAL 并释放进入血液、尿液,并且受损的近端肾小管重吸收功能降低,从而导致轻微的“亚临床”型肾损害,尿液及血液中亦可检测到NGAL浓度的变化[7]

3、NGAL在不同科室中的临床应用

01 在肾内科的临床应用

国内外研究报道,揭示了在急性肾损伤 (AKI) 及慢性肾脏病 (CKD) 等多种肾脏疾病发生发展中,在传统肾功能指标变化之前,尿液及血液中即可检测到 NGAL 浓度的变化,可见通过检测 NGAL 浓度对多种肾脏疾病的早期诊断、治疗及预后具有重要意义[7]

NGAL是AKI早期诊断的最有效指标,NGAL水平可以较Scr、CysC更早的发现患者肾脏的病变(图4),可以实现对患者的早期发现并进行治疗、改善预后,阻止患者病情的恶化[5-6]

640 (14).png

图4 AKI早期特异性标志物

NGAL 与 CKD病理、生理过程相关,是一种可评价肾功能损伤程度及判断 CKD 进展的生物学标志物。通过检测NGAL水平,有望在早期诊断并干预CKD,从而达到预防或减缓疾病进展的目的[7]


02 在急诊科/ICU中的应用

研究显示,脓毒症患者随着病情的发展,并发AKI的风险也会随着升高,血、尿NGAL在预测脓毒症患者AKI的发生上具有较高的敏感度和特异性(图5)[8]

严重烧伤并发AKI发病率高,致死率高,而早期诊断AKI是避免加重和改善预后行之有效的方法。尿NGAL对严重烧伤患者并发AKI有早期诊断价值,能较Scr更早的预测严重烧伤患者AKI的发生[9]

640 (15).png

图5:各项肾功能指标诊断脓毒症合并AKI患者的ROC曲线


03 在介入/影像科中的应用

造影剂肾病(CIN)是导致AKI患者住院的第三大病因。CIN 具有显著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临床表现不典型,尚无特殊的治疗措施,主要以预防为主。由于广泛使用造影剂,这种并发症的发病率正在增加,早期获得诊断、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干预至关重要。血清肌酐水平是目前反映CIN 常用的临床指标,但它却不能反映早期AKI。

研究显示在造影手术后4h CIN 组尿 NGAL水平明显高于非 CIN 组,尿 NGAL在冠状动脉造影使用造影剂后 4 h 就能提示 AKI。因此,NGAL可反映肾缺血或肾毒性药物所致的AKI敏感性、特异性生物标志物[10]


 04 在心外科中的应用

心脏手术后AKI的发生与术后早期病死率相关。研究表明,结合术前血NGAL可改善患者心脏术前风险分层,同时也是术后AKI和一年心血管事件及全因病死率的独立预测因子[11]

   在一项针对心脏体外循环术(CPB)患者的研究调查中,CPB-AKI组尿NGAL水平在术后显著高于非AKI组(表1),因此尿NGAL可以作为CPB-AKI患者早期诊断的敏感指标[12]

表1:AKI组与非AKI组各时间点尿NGAL水平(μg/L)

640 (16).png

宝创新品--“NGAL”守护肾健康

宝创生物再推新品上市

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NGAL)检测试剂盒(荧光免疫层析法)

01
产品优势
  • NGAL是急性肾损伤早期诊断的最佳指标,适用于各种急慢性肾损伤早期的诊断

  • 广泛应用于多个临床科室并发AKI的辅助诊断、监测及预后

  • POCT仪器,小巧便捷,检测快速

  • 样品类型多(全血、血浆、血清、尿液)

02
镧系元素纳米荧光免疫层析平台

640 (8).png

03
配套试剂

640 (9).png

参考文献





[1] https://apps.who.int/iris/handle/10665/324835.

[2] Bikbov B ,  Purcell C A ,  Levey A S , et al.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burden of chronic kidney disease,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5):709-733.

[3] Mehta RL, Cerdá J, Burdmann EA, et al.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Nephrology's 0 by25 initiative for acute kidney injury (zero preventable deaths by 2025): a human rights case for nephrology. Lancet. 2015 Jun 27;385(9987):2616-43.

[4] CAO Jie, ZHAO Yuliang, FU Ping. 急性肾损伤流行病学的新进展[J]. 中国循证医学杂志, 2019, 19(6):4.

[5] Zhang J, Han J, Liu J, et al. Clinical significance of novel biomarker NGAL in early diagnosis of acute renal injury. Exp Ther Med. 2017 Nov;14(5):5017-5021.

[6] Yegenaga I, Kamis F, Baydemir C, et al. Neutrophil gelatinase-associated lipocalin is a better biomarker than cystatin C for the prediction of imminent acute kidney injury in critically ill patients. Ann Clin Biochem. 2018 Mar;55(2):190-197.

[7] 车春红, 朱国贞. NGAL与肾脏疾病相关性的研究进展[J]. 生命科学, 2019(1):7.

[8] 孟东亮,邢海波,茅尧生,等.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对脓毒症继发急性肾损伤患者的早期预测价值[J].中华危重症医学杂志(电子版),2015,8(04):224-229.

[9] 林欢. 尿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对严重烧伤患者急性肾损伤早期诊断价值的研究[D].南昌大学,2021.

[10] 李鸿渐. 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载脂蛋白在心血管疾病中的研究进展[J]. 心血管病学进展, 2018, 039(003):438-441.

[11] 唐姣琪, 邓跃林. 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脂质运载蛋白在急性肾损伤中的最新进展[J]. 中国急救医学, 2019, 39(12):5.

[12] 王伟,刘维军.造影剂急性肾损伤最新检测手段及预防措施研究进展[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9,21(01):93-96.

20220322-2-动图素材-3.gif